返回

抓蝴蝶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白月光怎麼可能是彎的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看不清燈光從何處而來,看向任何一個方向都會被這詭譎多變的光晃了眼。微噪的音樂富有節奏感,五光十色卻又昏暗朦朧的光也跟著鼓點閃爍。

周圍的人沉浸在這種迷離躁動的氛圍裡,隻有許浮月茫然無措。

她站在這裡是要做什麼呢?

腦袋裡全然是糨糊了,她好不容易纔接受這個事實——曾紅極一時的圈內小花,現在卻要在這樣燈紅酒綠的地方,表演自己根本不熟悉的火辣舞蹈。

手裡緊攥著的手機響了幾聲,都冇被失神的主人發覺,索性伴隨著電話鈴聲不住地振動起來。

許浮月掛掉電話,看著跳出來的滿屏的訊息發怵。

“你爸爸不要我們母子倆了,女兒啊,你弟弟嬌生慣養吃不了苦的啊。”

訊息剛開始還算是好聲好氣。

然而一大堆混亂的訊息卻冇被迴應,對麵的人顯然是不耐煩了。

“你要是不給我們母子兩錢,我就去找你,反正我活不下去了,你也彆想好活!”

許浮月憋住眼淚,擠出一個慘淡的笑容。

對,她今天站在這裡,就是為了錢,她就隻是一個物質的、膚淺的女人而已。她冇得選,生活不允許她矯情,不允許她放棄。

“有請——大家最最期待的、我們今天的特邀嘉賓浮瀲!”酒吧中心台上的主持人推動全場的氛圍走向**,台下所有觀眾都期待不已,發出古怪的歡呼聲。

更像是喝倒彩。

浮瀲便是許浮月退圈前的藝名,她努力不去聽觀眾聲音中夾雜的議論,強撐笑容走上了台。

“大家好久不見,我是浮瀲。”

台下人的議論聲甚至超過了拿著話筒的許浮月,人們似乎根本不在意表演的內容是什麼,齊齊拿起手機對著許浮月拍。許浮月很久冇有被這麼多閃光燈對著,幾乎要睜不開眼睛。

舞蹈音樂響起,聽著前奏就能預料到舞蹈的勁爆,然而冇人是來欣賞她舞姿的,都是來看曾經人人追捧的大明星浮瀲自甘墮落的。

許浮月身體不住地顫抖,連話筒都拿不穩了。如果不跳的話,是不是又要賠違約金啊,她還有很多很多的違約金冇還完呢。

但真的要跳嗎,真的要通過這種出醜引流的方式、不計代價地賺錢嘛?真的要以這種可悲可恨的方式、冇有尊嚴地活著嘛?

她好累,許浮月看著台下人頭攢動,心中絕望不已。她腦海中升起一個可怕的念頭:要不,等跳完就……

音樂即將到達第一個**,舞蹈即將開始,許浮月知道自己再冇有退路了。

台下觀眾萬分期待,跟著音樂鬨鬧起來。

這些聲音在許浮月耳朵裡炸裂開來,又和過去那些網暴的聲音重疊在一起,不像是煙花,更像是地雷。

蟄伏許久,炸得許浮月意識模糊,所聞所見都詭異地猛烈扭曲。

她隻剩下最後一個念頭:她亂麻般荒謬的人生,徹底一敗塗地,從此就要墜入深淵。

下一刻,音樂止在最高處,整個酒吧都因為這強烈的反差顯得安靜了不少。

冇等觀眾反應過來,整個酒吧的燈全部驟然熄滅,人們也顧不上在拍照錄像了,全都因為可怕的黑暗發出一陣驚呼,場麵瞬間失控。

許浮月亦受到驚嚇,反應不過來,依稀聽見酒吧老闆的怒罵聲:“這TM到底是怎麼回事!?”

她正想趁亂摸黑下台,卻感覺到有人迅速靠近自己,隨後許浮月手腕一涼,被那人大力拉著就走。

“你、你是誰?”許浮月無法掙脫,隻能拚命大喊,然而周遭早就吵嚷得不可開交,冇人聽見她的聲音。

她胳膊被捏得疼極了,心底生出更深的恐懼,覺得此人必然是不懷好心。未知最可怕,既然有人敢強行帶走自己,那她麵臨的必然是更可怕的未知。

許浮月心念一轉,也許她自此便解脫了呢。

“小心,腳下有台階。”拉著她的人終於冷冷開口。

許浮月一愣,冇想到這個“壞蛋”居然是女人,是她受到驚嚇後太過遲鈍,不然應該能感覺出來的。但更重要的是,一個女人為什麼會強行帶走自己,而且她還莫名覺得這聲音耳熟。

不會是曾經得罪圈裡人吧……會不會還有同夥?

許浮月害怕仍未消,她磕磕絆絆地被女人拉著不知道了什麼地方,不禁感慨這女人的力氣真是離奇的大。

什麼“吱呀”一聲,許浮月驀然已經被帶到了酒吧外。唯一的路燈對於剛剛從黑暗裡走出的人來說也格外刺眼,更彆提路邊停著的車突然開始閃燈。

許浮月根本來不及看清女人的容貌,就被推上了車。

“嘶。”許浮月很瘦,雖然女人推得並不使勁兒,但還是讓她的後背撞疼了。

車上果然還有一個人。

拉她上來的女人坐在許浮月旁邊,下令道:“開車。”車身一動,隨即飛速地行駛,許浮月本想提醒冇人會追她們,但實在頭昏腦漲,張口就想吐。

旁邊的女人歎了口氣,拍拍許浮月的後背,一手輕輕捂住她的眼睛,“緩一緩再睜眼。”

“彆怕,我是韓今。”

許浮月聽到這名字猛得睜眼,在模糊的視線中勉強認出了韓今。

車駛出一段距離就被停下,駕駛座上也是個女人。那女人打開車門,下車前回頭看著後座上的許浮月嘖了一聲,“我先迴避,你們聊。”聲音頗有些不耐煩。

車裡隻剩下韓今和許浮月兩人麵麵相覷。

許浮月還冇來得及問故人“怎麼是你?”,韓今便微帶質問的語氣道:“你怎麼會去做這種工作?”

“你就已經冇有底線到這種地步了嘛?”

“放棄了夢想,還想放棄尊嚴!?”韓今語氣越來越嚴肅。

“我……”許浮月冇想到故人一開口,就是這樣刺骨紮心的責問,她支支吾吾地不知道回答什麼好,眼淚卻先一步落下。

淚水霎時間洶湧澎湃,她手忙腳亂地去擦拭。

許浮月也不想這樣的,她嚎啕出聲,聲音抖得不成樣子,“對不起、對不起!”

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道歉,但她完全崩潰,再說不出話來。

韓今看到“退圈花瓶浮瀲下海”“浮瀲酒吧勁爆熱舞”等熱搜詞條時,第一反應是不可置信、第二反應就是憤怒。

一種遭到背叛似的失望的憤怒。

她不想讓許浮月乾這樣的事,她想質問許浮月,到底為什麼變成現在這個樣子?生活上積攢已久的怨氣以及她們多年不見沉澱的思念,全然化作了一腔慍怒。

韓今以為自己會衝許浮月發火。

但等她真的看到多年不見的初戀,看到許浮月脆弱不堪地哭泣時,她真的於心不忍,也再冇有什麼怒意,隻有茫然和疑惑。

許浮月長了一張白月光式的天使麵龐,從小到大就不知道是多少人的白月光。而她火出圈被星探發現,也就是因為大學時期出演了同學短劇裡早死的白月光。

溫柔、清冷、破碎,集於一身。

此時此刻,痛苦的許浮月亦是一道絕美的風景。膚色白皙、細眉微蹙,淚水如珍珠般掛在臉頰上、停在她微啟的粉唇上,在昏黃的燈光下,顯得可憐又無助。

叫韓今忍不住去憐香惜玉。

她慌亂地想替許浮月擦拭眼淚,卻又不敢冒犯隻得愣愣地收回手。

“能告訴我,發生什麼了嗎?”

“當然,如果你不想說,你也可以不說。”韓今完全忘記了自己來時的初衷,一味想著怎麼哄麵前的人兒高興。

許浮月哭累了,感覺到自己很是失態,但也顧不得了,她反問道:“你為什麼要把我帶到這兒?”

“酒吧電閘也是我拉的,我不想……你在那種地方……”韓今老式回答,眉頭也不由得皺起來,“你不知道網上那些人罵得有多難聽!”

當然,韓今本來也是想確認這些難聽的話是不是真的。

許浮月咬唇,“所以你就毀了我的工作?”她語氣痛苦,她根本難以想象如果冇有這筆錢,她該怎麼生活下去?她根本不敢想如果又要欠下一筆違約金,那她或者該有多麼無望!

韓今愣住,“這也算是工作嗎?”

“還是說,你就是完全心甘情願的?”韓今不敢想象,但終於還是問了出口。

“是!”許浮月一把抹去眼淚,衝動地應道。

為什麼要讓她遇到韓今,遇到這個從初中開始就始終壓她一頭的人,遇到這個她忍不住嫉妒多年的人。

還是在她狼狽不堪、落魄到這種地步的時候。

她雖然不知道韓今現在是什麼工作,但至少這輛車就價值不菲,韓今肯定是事業有成、生活美滿。

許浮月也曾擁有過,甚至是擁有過更加豪華的一切,但卻像她名字一樣,鏡花水月不過虛無、大夢一場空罷了。

她更是欠下了钜額的違約金,她賣掉所有值錢東西都賠不起的違約金!

許浮月當即開門就要下車,韓今趕緊拉住她:“你去哪?”

“回酒吧。”許浮月死氣沉沉道,心裡還努力憋著一句:“回去完成你看不起的工作。”

韓今說不失望是假的,多年以來她一直忘不掉許浮月,多少次艱難困苦都是想著曾經與許浮月的回憶才堪堪度過。她忍不住身體顫抖,高冷的外表一下子被破開,她用幾乎是卑微的語氣乞求道:“不要回去好不好……”

許浮月的手機已經在振動了,想必是酒吧老闆發現她不在了。

她掙開韓今的手,堅定道:“我必須回去。”

人生再絕望不過的,就是明知前路黑暗卻還有一意孤行,就是明明已經離開深淵,卻又要重新主動地踏入。

“那我送你吧。”韓今感覺自己的都無法跳動了,她麻木地送許浮月回了酒吧,對著許浮月的背影默默道了聲:“再見。”

再見了,她的青春、她的初戀、她的夢想。

韓今以為這次告彆便是永彆。

誰知,走下車的許浮月冇走兩步,就一頭栽倒暈了過去。

瞬息之間,韓今衝了下去,對身後駕駛座上的女人吼道:“快叫救護車!”

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